喵咕~

即使高二也不忘记浪的学渣
(是爱冬爹的老冰棍)

《繁樱记》2

  02.月中天
  暖光流溢,树影摇曳,月上中天。
  宽大而艳俗的大红色零乱的丟在地板上,制式的金钗悉数摔落。言和整个人伏在地上,不轻不重的压着身下的人。
  “你…你……”对方明显很着急,少年青涩的小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
  “嘘……不要说话。”她邪气的笑,把身子又压低了些,紧紧挨着惊慌失措的少年,“我又不会杀了你。”
  感受到少年身体的僵直,言和失笑。这里可是吉原,难道来这里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吗?
  别看现在两人的身体紧紧挨着就像在做什么似的,但最里面的衣服却都好好的裹在身上,连擦枪走火都不大可能。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样子的?
  徵羽摩柯觉得自己应该回家对着祖先的牌位好好反思几天,他就不应该答应那个“战”的要求来吉原这个是非之地。要不是为拿到言氏的消息……
  言和猜对了,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准备。本以为交易结束就可以马上离开,结果却遇到了追杀。
  徵羽摩柯觉的事情真是糟透了——他羞愧的都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白发的新造压着他,嘴角翘着魅惑的笑。
  “今天晚上樱花会开的很漂亮呢。”她在他的耳边吹着气,“虽然不是最美的那种。”
  “樱花?你在说什么?”摩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吉原里没有樱花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身上这个人指的不是真正的樱花,那么……
  “你很明白我在说什么。”言和暧昧的伏下身,把头埋在他的颈窝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向旁边侧着头想要躲开
  “你想要的是它吧。”冰凉的短刀压在动脉上,徵羽摩柯很清楚如果他做了任何反抗那柄纤细的利刃就会飞快的划开脆弱的血管。
  盘着细致花纹的刀柄上,血红的家纹像是恶鬼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我好像…明白你说的意思了。”
  …………
  暧昧的暖黄色烛光随风摇曳,雕花的精美香炉上青烟袅袅。
  “花这么大价钱把我约来,你却只想一起聊天?”暗紫色的瞳孔带着笑意
  “饮茶吟诗,有美人在侧,便是再好不过。”披着纯黑色斗篷的人这么笑着。
  “你又不可能为我赎身。”清弦笑着呷了一口茶。
  “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人似乎有点莫落,“不过,今晚可是有大事要发生啊。”
  “吉原啊,没有安定的时候…也对,毕竟这里是吉原。”——醉生梦死,又让人流连忘返的繁华之地。
  突然安静的气氛让空气变得凝滞,窗外挂着异样的色残月。
  “绫她……”
  本想开口打破让人不自在的凝滞却突兀的没了声音,这个人引起的事并没有人想重新提到。
  尤其是自己面前的人。
  带着潮气的凉风从格栏外刮进来,烛焰跳跃起来变得忽明忽暗。
   “要下雨了。”披着斗篷的人忽然开口。
  清弦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你知道吗,”他扯了下身上的斗篷,站起身整理着衣服上的皱褶,“徵羽家想要神明的消息。”
  “我知道……”
  不属于植物的几道黑影在窗外流过,架空的木质地板上传来细微震动。
  “保护好自己。”门被拉开,头也不回的隐入窒息的黑暗。
  清弦盯着已经关上的门愣怔了片刻,拾起放在红漆盒子上的长烟枪,点燃了里面的烟叶。
  女孩纯真的笑脸在自己的眼前一闪而过。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和期盼,却是让自己不敢直视。
  她们的未来,其实只是也只能是——
  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已是深夜,月上中天。
  ——————————
  “小鸢你看,是点心呢!”水灰色头发的女孩拎着一个油纸包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献宝似的递给正在看书的同室。
  而那个女孩儿依旧安静的看着书,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是阿绫从外面悄悄带过来的,你要不理天依就不给你吃了哦!”天依继续抛出条件,威逼利诱。
  “你也不怕被老妈妈看到。”女孩卷好书,坐直了身体。
  桌案边的炉中飘出淡青色的烟,天依用力嗅嗅,熟悉的味道充斥鼻腔。
  “果然还是茉莉花呢~”她笑着把点心递过去,自己也打开另一个油纸包吃了起来。
  木纹深深的刻在桌案里面,一圈一圈,绕过简易的纹饰和堆放的书籍,围成不规则的椭圆形状。
  “话说,鸢尾,”天依突然直勾勾的看着她,“你的真名叫什么?”
  不需要工作的新造,只有太夫的备选人。而那些人,通常都会直接用正名。比如洛天依和四界子星尘。
  鸢尾只是优雅的擦去嘴角点心的碎屑,转而神秘的笑笑。
  “知道我真名的人,会很危险哦。”
  “唉,这么可怕吗?!”天依不可置信的睁大了漂亮的湖绿色眼睛。
  鸢尾失笑,“就叫我阿和吧,以前大家都这么叫我。”
  “以前…不会伤心吗?”不知何时,星尘竟已坐在了门口。
  “以前不会有的,现在也不会有。以前会有的,未来也会有。”言和——也就是鸢尾,带着不变的笑,“所以,为什么要伤心?”
  是啊,不需要伤心。
  自我感伤,在这个堕/落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意义。
  清脆的摇铃响了三下,窗边唱歌的鸟儿被惊得窜上天空。
  言和起身,抚平有些褶皱的衣服。天依趴在书案上不想起来,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才不想去练舞…”
  “你不是刚刚吃完点心吗?”言和拉起天依的一只手
  “我记得今天来教导我们的,好像是清弦太夫。”星尘小声提醒道
  “唉?是清弦大人吗?”借着言和的手站起来,天依微微睁大了眼睛,“那可一定要好好练习的呀。”
  “是啊,再不走就赶不上了。”随着星尘拉开拉门,言和塞给洛天依一把素白纸扇,“今天的练习也要好好加油。”
  举扇,前踏,标准而疏离的微笑。
  或许是因为天赋的原因,言和一向非常擅长这些动作。
  训练时的时间往往过的很快,清脆的摇铃又震了三下。
  “因为今天做的也很不错,”清弦走到进前,看着三个不同的女孩,“所以,以后你们就跟着妾身学习了。”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甚至有些理所当然,但是言和还是看见了天依脸上露出的希望。
  她太想离开这里了,默默的想着,言和在心中补充,甚至没有想过后果。
  琴筝的声音从红漆的格子窗里飞散到院子的各个角落,踏在木质地板上的轻微震动变得微不可闻。
  突然,流畅的琴声一顿。
  推拉门外的白色身影同样停下脚步。
  良久,屋内传来琴师平静的声音。
  “请进,小女已恭候多时。”
————
感觉好像比第一章写的好点(?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