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咕~

即使高二也不忘记浪的学渣
(是爱冬爹的老冰棍)

【言柯】繁樱记03

  03.浮世绘
  月隐层云,轻烟缭绕,半室旖旎。
  吉原出事了。
  先是一散茶彻夜未归,清晨时被守卫发现死在吉原的围墙边,墙上飞溅着的血已经干枯变成近似于铁锈的颜色。就像是浮世绘里没有调好颜色的樱花。
  大家手忙脚乱的处理着她的尸体时,在一间茶屋后又有人发现了尸体。都是男性,身上没有任何关于身份的东西。两次发现的共同点只有被砍得乱七八糟的脸——这可算不上什么好的发现。
  在吉原被人寻仇而死并不少见,可问题是这帮人怎么看怎么像是寻仇的。
  “心华?”
  “报应。”被称作心华的少女擦拭着手中的琴,“白夜,我觉得你应该记着上次吉原里樱花开放的时间。”
  白夜闻言愣了下,鎏金色的眼睛里透出不可置信。
  带着丝丝暖意的风吹过过早挂上的风铃,发出一声清脆的叮当,却让人背后发凉。
  “是她做的?!”
  “她可是坚信这里存在樱花的人。”心华顿了顿,“即使这里并不存在樱花。”
  “……我觉得这里还是有樱花的。”白夜低着头,突兀的说到
  “嗯?”
  心华手上的动作一停
  “何以见得?”
  喧嚣的风把窗上绣着精致花纹的纱帘扬到屋外,几只鸟儿蹿向压着厚重云彩的天空。
  白夜微笑着看向心华。
  “这么认为…也没错吧。”她轻声叹了口气重新将目光放回了手中的琴上。
  “清弦太夫…可惜了啊……”
  ——————
  如果说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什么都给不了这份爱情的人,那么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大概要问神明大人吧。
  ……
  可是神明大人会听到吗?
  ——————
  走廊上是尚未完成的浮世绘,不知是哪个粗心的振袖打翻了墙角的颜料,胭脂和藤黄混成一团,顺着地板的缝隙流下。
  “你不该过来。”墨清弦懒散的倚在不知是哪个达官显贵送来的矮榻上,手里描了金纹的烟枪飘着有些呛人的烟气。
  “外面的事我不想知道。”
  来人愣了片刻。
  大片艳丽的红绽放在暗紫的衣料上,半长的白发似是刚刚洗过,晶莹的水滴沿着发梢划过苍白皮肤,一直消失在衣领下。
  就算是沾上浮世绘的颜料,也不会被看出来吧?
  “打翻颜料的又不是我。”看着墨清弦仿佛置身世外般淡然的神色,言和笑道:“是鬼打翻的啊。”
  “说的好听。”墨清弦将手里的烟枪放在红漆的盒子上,坐直身子看向端正的跪坐在门边的言和。
  云彩似乎压得更低了些,遥远的天边传来一声闷雷。风从窗户刮进来,将房间角落里摆放的鲜花吹掉了几瓣,零散的落在两人之间的地板上。
  “还有三天就是你登台的日子了?”
  “是的。”言和恭敬的回答
  黑猫敏捷的穿过草丛,跳到屋檐上张望着。
  墨清弦看向被风扬起的纱帘,轻轻开口:“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鸢尾太夫?”
  她从言和漂亮的冰蓝色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与不解混合而成的复杂。
  被打翻的颜料混成了铁锈的颜色。
  ————————
  水灰色头发的女孩紧拉着另一个女孩的手,穿过杂物堆积的巷道,飞快的跑向吉原的大门。不合身的衣裳被风托起,就像两只翩然起舞的红色蝴蝶。
  “天依,我们要去哪?”言和被她拉着,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一大早她就被天依晃醒,早早就穿戴整齐的新造兴奋的说有秘密要告诉她,那神情里的开心是言和没办法忽视的——反正就今天,陪她折腾就折腾吧。
  很凑巧的是清弦太夫放了她们一天假,言和就很干脆的跟着洛天依出去了。
  “快点快点,就在前面了!”洛天依头也不回的回答。
  前面?前面不是吉原的大门吗?
  “天依!快点!我在这里!”
  远远的有人在喊她们,女孩清亮的声音相当有穿透力。
  那孩子也是一身红衣,只是与她们穿的样式不同。她长长的头发编成辫子垂在脑后,长的白净精致。但并非那种只能供观赏的艺术品,那更像是跳跃着燃烧的火焰,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阿绫!”洛天依松开拉着言和的手兴奋的跑过去,直直和那个红衣女孩抱了个满怀。
  言和在后面慢悠悠的跟上去:“这是天依的朋友?”
  “嗯!”天依拼命点头,言和看见她眼睛里星星点点的光。
  “我叫乐正绫。”女孩开口道:“叫我阿绫就可以了。”
  “你就是阿绫?”言和笑道:“叫我阿和好了,天依没事的时候经常念叨你呢。”
  “她到也经常提到你。”乐正绫也笑笑
  “看样子大家都是同龄人,在一起玩也不意外。”言和回答
  她分明看到了乐正绫眼中的占有,但她无意争端。好不容易陪天依出来,如果因为这种可有可无的原因打消了兴致,实在有些不值。
  天依倒是没有察觉到这有些异样的气氛。
  ————————
  烟花绽放在展开了黑色幕布的天空,夜晚的风带着丝丝凉意,直吹得人睡意朦胧。
  天依吃完了绫带来的点心,正在房顶上缩成一团喃喃的念着梦话。言和看着远方灯火通明的街道,沉默在尚且清醒的两人间蔓延。
  “你想带她出去。”
  毫无感情的陈述句,却让两人之间的沉默被瞬间打破。
  乐正绫扭头,眯起焰色双眼看着眼前白发的少女,“为什么这么说?”
  “这就是你真实的想法。”言和的语气带着笑意微微上扬。
  “你难道不想离开这里?”步步紧逼的反问。
  言和没有回话,眼中笑意更甚。
  风带来了远处的几声犬吠。
  “阿绫,”她开口到:“红色很适合你,但它不适合天依。”
  “你的红色不是吉原的红色,灰蛾总会扑向火焰。”言和拾起洛天依落在瓦片上的长发,“太早盛开,也会过早凋零。”
  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夜风凉了几分,让醒着人又清醒了些。
  天依已经睡熟,乐正绫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看着言和。
  “带她回去吧。”
  “嗯?今天不走?”
  “今天是祭典,外面把守的人很多。”乐正绫的神色暗淡下来,“总有一天的。”她看向远方的天幕。
  没有星星,看来明天要下雨了。
  “那,祝你好运。”
  言和抱起睡着的洛天依,轻巧的跃下三层高的房檐,消失在巷间。
  乐正绫独自坐在房顶上,看着那抹红色消失在视野之内。
  “哥,阿和刚才好像发现你了。”
  “我知道。”低沉的男声响起,带着些许了然,“而且,她在笑你的不自量力。”
  沉默似乎是唯一能回答的答案。
  
  

评论

热度(6)